雅漠 現代校園《夏風請不要喚醒我 上》
--------------------------------------------------------------------------------
tykoya 发表于 2012-10-9 16:57:00

其實這個是之前那篇《誰人是你女朋友》的後續,本沒有打算寫後續,所以這個還是當做單篇看吧^ ^ 有沒有下篇還是個未知數v

========================

夏風請不要喚醒我 上


宣告著一天課程完畢的校鈴響起,漠刀的心情有點激動,手上收拾著文具,心卻早飛到了窗外。

 

今天上午他離校門還遠的時候就看到了笑劍鈍,一個人似乎在等著誰。

漠刀騎車時想著“該不會是在等我”,結果對方還真的朝著自己走過來。

“早。”笑劍鈍在校門口笑著打了招呼。

相比起他的親切,漠刀僅是看他一眼點點頭。

前幾天笑劍鈍那類似告白的話還猶然在耳邊,漠刀現在連他的臉都不敢看。

“嗯……今天有空嗎?”漠刀的冷漠讓笑劍鈍有點難接話。

漠刀想起今天是腿傷后復工的第一天,老實地說晚上要去做兼職。

“那籃球部的訓練你還去嗎?”

“去的。”

“那下午見。”

笑劍鈍跟他揮手再見,晨光中的金髮顯得神采飛揚,看得漠刀心裡癢癢的。

 

 

籃球部的訓練一如既往地累,但是因為有了笑劍鈍之前的話,反而變得像在約會了。

有時候大家暫停休息時,漠刀習慣性地偷看笑劍鈍,都會發現對方也在笑眯眯地看自己。漠刀輕飄飄地覺得時間一下子過得飛快。

 

漠刀左手的球感不好,教練讓他多練習起蹲運球。三人小組練習打半場時,他抽到跟赤子心、失路一隊,對手組是笑劍鈍、嘯日猋、少獨行。剛開始時笑劍鈍來到他面前,做起防衛姿勢笑著說“多指教咯”,卻屢屢放水,明顯的連教練都看不過去了。

“我是擔心他剛康復的右腳啊。”

笑劍鈍當著全部人的面說得義正言辭,被嘯日猋和赤子心上前一陣拳腳。

“狗子就算了,赤子心你湊什麽熱鬧。”笑劍鈍樂呵呵地反圍攻。

“這是對你沒有體育精神的懲罰!”

“他最近跟無雙吵架了。”

“少獨行你少羅嗦!”

“怎麼,踩中你痛處了?哼。”

隊員們嘻嘻哈哈地鬧成一團,教練沒計較,漠刀則是站在一邊臉上火辣辣地回想笑劍鈍的話。

最後是笑劍鈍舉手投降說不會再放水了,大家才又繼續之前的比賽。

 

今天輪到笑劍鈍值勤,他撿球的時候特意經過漠刀身邊偷偷叫他等一起放學。

漠刀本在卷起球衫下擺擦汗,聽他這麼說點點頭答應了,卻發現笑劍鈍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裸露的小腹上,漠刀連忙放下球衣,換來笑劍鈍對他的捲髮一陣亂揉。

 

漠刀頂著一頭亂髮進洗浴間洗掉一身汗味,靠在籃球場外等著笑劍鈍收拾完畢。

“我弄好了,走吧?”

“嗯。”

偌大的校園里沒有什麽人,大學生的夜生活多數屬於校園外多姿多彩的各色圈子里。夏末的夜風很涼快,兩個人並肩走著,背後的影子拉得長長。

雖然沒有牽手,但是這樣應該就是戀愛了吧,漠刀心裡不知道這樣的想法算不算太大膽。

但明顯他身邊的人比他更直接——一個親吻落在他臉頰上。

“?!”漠刀睜大眼睛,捂著被親到的地方。

“嚇到你了?”

笑劍鈍這麼問著卻不帶任何的歉意,事實上他很是享受漠刀這種驚詫的樣子。

雖然平時皺著眉頭一副深仇大恨的樣子也很有特色,但是他也想看到漠刀更多的不同表情。

“現在問的話可能有點遲了,不過,你也喜歡我吧?”

即使只是輕聲一問,漠刀卻覺得大聲得快讓全世界的人知道了,第一反應便是伸手捂住了笑劍鈍的嘴,直到看到笑劍鈍笑得彎彎的眼睛,才察覺自己做了多笨拙的事。

“你真容易害羞。”

笑劍鈍拿下他的手,牽著其中的一根手指摸了一下才放開。

“……別說了。”漠刀低著頭趕忙往前走。

笑劍鈍追在後面:“那你總得給我一個回覆吧。”

“……喜歡。”

“你說什麽?”

“你聽到了。”

漠刀不好意思地回頭瞪著他,笑劍鈍還想逗逗他,卻見幾個人向這邊走來。

“好了不逗你了,去取自行車吧。”

漠刀其實并不討厭他這樣,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能讓笑劍鈍不厭煩。

開了自行車鎖之後,漠刀推著自行車跟笑劍鈍走到路口。

臨分別時,笑劍鈍囑咐他回家多讓休息,還讓他下班后給自己發短信,漠刀一一答應下了。

漠刀有點迷惑,他問:“發什麽短信?”

真是個沒有戀愛經驗的傢伙——笑劍鈍心裡分外愉悅。

“就說你下班了就好了。”

“嗯。”

雖然不知道這樣的短信有什麽意義,但是能看得出笑劍鈍很關心自己,漠刀就覺得很高興。

“然後再說幾句你喜歡我,很想我的話。”

“?!”

“不勉強你啦。”

漠刀悶聲半天,說道:“不勉強……”

因為他現在就能說:“我……喜歡你……很喜歡……”

這次輪到笑劍鈍瞪大眼睛了。

“你真是……這樣讓我很難做啊。”

沒想到難得有勇氣坦白一次,卻聽到笑劍鈍歎氣,漠刀不由得有點打擊。

“對不——”

“真想把你自行車搶走,不讓你去兼職了。”

“啊?”

“突然就直面來一句告白,一點都不想放你走了。”

笑劍鈍敢打賭,漠刀一定不知道自己現在多想擁抱他。

“就算沒有自行車我也是能坐車去的……”

“哈哈哈!”

笑劍鈍忍不住大笑起來。

覺得自己似乎又說了傻話,漠刀最後只能紅著臉說:“我要走了……我會給你發短信的……”

“嗯,路上小心。”

 

 

當晚漠刀一下班就發出了生平第一條給笑劍鈍的短信。

寫著“累不累?”的回覆很快就來了,漠刀將自行車都停在一邊地回他短信。

不知道這樣的幸福是否會有盡頭,只希望在結束之前能有更多快樂的回憶,漠刀由衷地感謝生命。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New blog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New reply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Login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Info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Skin By Shiki

 About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List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