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urotic Fishbowl
雅漠《相知年歲》番外-小別勝新婚 贈kaede 生日快樂~^^
tykoya 发表于 2014-1-26 18:21:00

自從由白帝繼承家業之後,一心只想與星痕相隨的銀戎定居在萬年春。

儘管銀戎和星痕的關係在族內已經不算是秘密,但是為了照顧星痕在下屬前的面子,也為了兩人能安靜相處,銀戎沒有長住在鏢局裏,而是將居所選在過了路口的另一頭。宅子取名為“照星苑”,喻意那裏照亮了歸家之路,希望星痕這顆離家的“星星”無論出鏢走了多遠都記得回來。

銀戎笑眯眯地解釋了名字含義,果不其然聽見星痕單音一聲“嗯”然後眼神沒有直視自己,顯然是覺得難為情了。

銀戎將手搭在他肩上說:“以後要出鏢的話可得早點回來,我等得不耐煩的話大概就出去找你了。”

“哪是我說早就能早的。”星痕還真擔心銀戎會像以前那樣老跟在後面。

“那以後路遠的鏢你多讓其他的鏢師去去?”

“不行,我豈能公私不分。”

“那我乾脆也跟你一起走鏢吧?”銀戎右手執扇子一下下地敲著左手,認真地思考著可行性。

“那花圃怎麼辦?”要是讓銀戎一起上路的話,星痕還真擔心自己在下屬面前會有失態的時候。

“唉,我也就是想想而已。”銀戎單手瀟灑地展開了摺扇,優雅的扇著。

“……這裏沒那麼多遠鏢的。”見他似是落寞,星痕安慰地握上他的手。

銀戎本就等著他主動送上,於是馬上回握緊扣:“但願如此。”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爺愛開玩笑,他們這番話說沒三天就有一趟官鏢上門,指名要星痕帶三名鏢頭等二十余鏢師運送一批香料上京。

這一趟來回少說半個月。一開始銀戎將精神專注在花圃的事上,時間過的還算快。可一旦閑下來了便開始數著星痕去了多少時日,漸漸覺得這天數越算越惱人。連跟過來管事的白楊都覺得自家三爺想多了四爺,也開始習慣性皺眉了。

好歹半個月過去了,卻不見星痕回來,銀戎想起他說過運鏢歸期總不可能是個准數,於是耐性再等一天。

於是這半等半忙乎的日子又過了足足六天,銀戎坐在堂前喝茶張望都覺著自己在喝白開水,沒味道。想著讓白楊去探聽消息吧,白楊忙著花圃的事一時又走不開;要是銀戎自己出去吧,又擔心跟星痕錯身而過。

第七夜他還沒等到星痕,於是穿戴一番到找天下封刀的張鏢師問問是否有收到什麼回音。

張鏢師年近五旬,是個江湖老手了,對官鏢晚歸這種事已經看得很淡定。他當銀戎護弟心切,便將運鏢晚歸的可能性慢吞吞地說了一遍,勸銀戎不需擔心。

可他怎知銀戎表面鎮定,內心卻是急得快冒煙。

張鏢師到了年紀便愛嘮叨家常,說說自己的英勇過去。什麼劫鏢追鏢,綠林外道的也不知道多少是事實,多少誇大其詞。雖然銀戎在以前也曾經偷偷跟著星痕走鏢,但是畢竟並不是每次都跟著。如今從老鏢師口中聽說了各種險境,不由得覺得這運鏢過程危機四伏。

半壺茶後,兩人話別。

銀戎憂心忡忡走在回家路上,決意若是星痕明天再沒回來他便親自沿路去尋。

當他穿過路口時,從遠處傳來陣陣車馬聲,他心中一喜,轉身朝聲音方向探去,果然看到“天”字旗高高飄揚在夜色中,而前面騎馬帶頭的正是多日不見的星痕。

對方似乎也在昏黃的街燈中看見了自己,於是駕著馬兒飛馳而來。

快馬快到銀戎跟前的時候被僵繩提示停下,緊接著,馬上的人翻身下來還未發聲,就被心急的銀戎先一步喊了名字。

星痕被他那一聲叫喚熱了心頭,卻沒忘後頭的隊伍,於是對著銀戎做了個“等等”的手勢,然後面朝鏢隊示意讓他們先回去天下封刀。

鏢隊裏的鏢師們經過他們時不多不少地帶著疲憊的臉色。銀戎不由得反觀星痕,果然比平常勞累不少。

“怎麼比預期晚了七天。路上被劫了?”看鏢隊都走過去了,銀戎終於忍不住摸上了星痕的臉。

“沒有。那邊的官文出了問題,輾轉了兩個縣所以耽擱了。”

時值大寒,即使是萬年春,風中也帶著微涼,銀戎的手有著說不出的暖。

“怎麼不捎個話回來。”

“原沒想到會耽擱這麼多天,這次是我沒想周到。”

“我又沒怪你,只是有點擔心……”

銀戎說罷便要親上去,被星痕推開。

“別……”

銀戎歎氣,“我知道,這是路邊。那我回家等你?”

星痕點點頭,乾脆地翻身上馬,又忽然扭頭對著銀戎說:“我很快就回來。”便騎馬回鏢局。

看得出星痕也不是沒有思念自己,銀戎踏著輕快地腳步帶笑回了照星苑。

 

說是很快,其實也不算快。星痕回到鏢局將事務檢點了一遍,又寫好了筆劄才急急忙忙地用輕功跑回照星苑。

推開大門,白楊已經在門內候著。

“四爺,你回來了。”

“嗯。”星痕應了一聲,不見銀戎在大堂,納悶地問:“他呢?”

明白他指的銀戎,白楊回答:“三爺剛才還在等您回來,估計這會在廚房裏給您準備冬蜜。”

“釀好了?”

“是,昨個剛釀好了一批柴蜜,味道已經比以往的甘上幾分。”

星痕其實不太懂蜂蜜的種類,不過聽白楊的語氣,這次的蜂蜜應該是比以前好了。

他想趁銀戎回來之前清洗一番,於是吩咐白楊去取衣,自己先去了井邊汲水。

一般大戶人家偏好浴池,若是能靠近溫泉泉頭,更是喜歡建造溫泉池子,常年以泉水清洗及滋潤身體皮膚。

但星痕時常出門在外養成了凡事但求方便的習慣,更喜歡在井邊直接沖洗。這個習慣在天下封刀養起就不曾改過,除了中途因為失憶住在尚風悅家裏的時候隨尚風悅的習慣改成在澡室洗浴。

星痕一口氣打了三桶水,脫下層層衣服反掛在屏風上。他先捧水把臉搓洗乾淨了,然後舉起水桶由頭澆了一半,雖然有點冷卻無大礙。

這次晚歸,看來是讓銀戎等急。他又何曾不想儘早把鏢送順利送妥讓大夥平安回鏢局。可是心裏再怎麼不耐,也得等官府把文件確認齊全了,才能好好上路。今夜在路上看見那身黑白大氅他就精神一震,忍不住快馬加鞭地飛奔去。

星痕一邊想著銀戎,一邊快速地將頭上的皂角沖乾淨,順帶將身上出汗部位搓搓。

將第三桶水淋了一半,星痕已經大致洗好了。聽見屏風後有腳步聲,料想是白楊把衣服拿來了,星痕便說:“衣服掛著就行。”

“不用我幫忙?”

星痕聞聲回頭,見屏風後走過來的人不是白楊,而是披散了頭髮的銀戎。他嘴角帶笑,眼中甚是閃亮,讓星痕不好意思直視,只好轉頭彎腰放下水桶說:“我已經洗好了,就出去了。”

銀戎從後方摟緊他的腰,僅穿著中衣的身體緊密地貼合著星痕的赤身裸體說:“那我幫你擦幹。”

星痕知道銀戎連外衣都脫了,要做的絕對不是嘴上說的擦幹那麼簡單,帶著一點期待,他將手覆在銀戎圈著他腰的右手上,側頭用微不可聽的聲音應了一聲“嗯。”

受到鼓舞的銀戎低頭在他肩上舔著水珠一路舔到了脖側,惹起懷中人的輕顫。銀戎嫌他長髮擋道,於是伸手將頭髮撥至一邊,帶點性急的輕咬薄而敏感的皮膚。

星痕在那一瞬間收緊了大腿內側的肌肉,這舉動讓銀戎知道自己找到了他新的敏感點,於是更加殷勤地用濕潤的舌頭來回舔弄,挑撥情致。

“啊……銀戎……”星痕叫喚一聲,然後扭動起來似是要掙扎出去,這動作因銀戎早有準備的右手握住陰囊而驚訝停止。

“喜歡我舔這裏?”銀戎重新將他收回懷裏,一邊問著讓人難以啟齒的問題,一邊又將撫摸的目標轉向星痕堅實的胸肌,水珠在他雙掌的磨動下帶著人體的溫度滾落,流至下身。雖然銀戎用濕睡的食指輕輕在軟軟的乳暈上畫圈。

這種撓不到痛處的撩撥讓星痕很想他給自己一個乾脆,卻咬唇忍住沒說。

“怎麼不說?”銀戎用股間的炙熱蹭了蹭緊挨著的翹臀,薄唇中呼出熱氣。

星痕咽下唾沫,心裏生出一種渴望,想那粗硬的物件能更用力的頂弄自己,情迷中他已經忘記銀戎問他的話,卻是皺著眉帶著幾分忍耐的痛苦神色看向銀戎。

銀戎發現他動情得比以往早,想是分別多日的效果,心下歡喜。他迎上前親吻著心愛的厚唇又分開,誘勸星痕伸出舌頭給他吸允。

那話太難為情,直叫星痕臉上發熱,卻也乖順地將舌頭伸出,馬上便被銀戎帶進口腔中溫暖地包裹攪動

“唔……哈……”暌違數周的親吻變得異常的濃密。

兩人此刻都已經沒有了多餘的心意,星痕維持著被銀戎背後擁抱的姿勢,手往後,在中間摸到了臀間越來越火熱的粗硬。銀戎被他主動的舉動嚇了一跳,皺眉了之後又很是愉悅地順應了星痕還不太習慣的擼動。

“你這樣……我挺喜歡的……”銀戎坦白了自己的快活,“我是不是也該給你獎勵?”

說罷他兩手同時準確滴捏住星痕挺立的乳頭在指頭間稍微用勁按捏,不意外地聽到了星痕沉啞的呻吟。

“噓……”銀戎在他耳邊吐氣如魅香,“太大聲會被聽見的。”

“那你還……明知道我會……”情欲的熱流在身體內流竄,星痕現在沒有信心控制自己的叫聲。

“那我不動它了?”銀戎攤開手掌包在星痕的胸肌上緊抓,抓得皮膚紅起好幾道指痕,間著星痕的小麥皮膚膚色甚是好看,只可惜大概只有天上的月神看去了。這種抓法雖然沒有直接觸動敏感點,卻讓星痕覺得羞恥無比,還寧願乳頭被往痛裏捏。

“銀戎……”

“什麼?”銀戎抓完了胸部,便將手托在星痕的下臀抓了抓,然後兩邊手指慢慢地向中間小穴。嚇得星痕趕緊抓住那兩隻跨界的手。

“不、不行。”在這裏就做到那一步的話,星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站得住,他也不願意就躺在井邊做到最後。

銀戎碧綠色的眼睛眨了眨,輕笑;“那怎麼辦?我忍了很久……”

他嘴上這麼說,手指卻是爬上星痕的唇,描畫著唇線。

星痕含恨地張嘴咬了他指頭,聽見銀戎在背後的笑。

然後他轉向銀戎,看清了他那頭金髮被月色照得亮麗,正要蹲下,聽見銀戎說:“等一下。”

淺綠色的中衣被脫下扔在腳邊,星痕心中了然,跪在那從銀戎線條健美的雙腿往上看,看見了上方勃起的欲望。他定了定神將頭靠近,因為羞恥而微微抖動的舌頭舔了舔柱頭,一點點地習慣著那形狀,將它含滿了嘴。

星痕開始前後舔舐的時候,銀戎閉起眼咬牙感受所有的快感。翹著他還未風乾的濕發,銀戎又順著臉頰摸到了星痕的脖子。

“嗯!”這獨特的撫摸方式讓星痕發出一聲驚呼。

銀戎卻沒停手,繼續用指尖搔著脖子和耳廓,滿意地感受到星痕吸得更緊了。

銀戎繃緊了大腿,情不自禁地擺起了腰。

很快他已經氣喘如牛,臨近爆發點。連星痕自己也單手快遞地套弄起自己的那話,皮肉的響聲、唾液與體液的粘稠聲讓氣氛更顯淫靡。

“哈……星痕、我快了……”

聽到銀戎死死憋住的語氣,星痕不禁張開眼看他抱著自己的頭擺動。

想看銀戎興奮到至高點的衝動迫使星痕心急地加快速度。

他想快快滿足這幾乎要在身體中爆裂的欲望,想感受銀戎噴射的黏液。

“快鬆口……星痕!”

原本只想著自己解決最後迸射的銀戎見星痕完全不妥協,再沒法遏制激情全數釋放在星痕口中。

“唔!”自己也正好趕上高潮的星痕,被熱流刺激喉中的時候被嚇了一跳卻也安然地接受了。

銀戎臉邊儘是汗,興奮得頭皮發麻,他抓了抓落在眼前的頭髮,隨後也跪下去幫星痕捧水漱口。

看著星痕從自己手掌中吸水再吐掉,擦擦嘴之後很不好意思地用桶內剩下的水將白液沖得遠遠的……銀戎覺得這個人不能更憐愛了。

“餓不餓?給你弄點吃的?”

“……”嘴裏還留著腥味,星痕也不知道該不該現在吃宵夜了。

***番外完結** ^_^

 

kaede生日快樂呀XDD

雖然你點了襲胸但是我只寫到了一點點,對不起喔QvQ

我好久沒有寫雅漠文了,好慚愧orz 就四千字我敲了五六個小時,戰鬥力簡直是個渣……

求同好鼓勵鞭笞!!要不然我會越來越懶了_(:3))_

 

(另外,這個番外並非出書版的番外,所以前面將前情簡略地說了下~XD)

 


 


  • 标签:雅漠 
  • Re:雅漠《相知年歲》番外-小別勝新婚 贈kaede 生日快樂~^^
    寒歆(游客)发表评论于2014-1-28 17:09:00

    寒歆(游客)謝謝你的生日賀文(抱起來轉圈圈~)
    嗚今天是我生日但這2天卻忙死了Q_Q我們明天公司要大掃除,還得再上一天班,廠商大概知道我們要放假了拼命發信交待事情orz
    台灣這次年假還只有6天真心的短(只放到22/4),好在我們老闆開恩多放到2/10上班呀。

    我偶爾會來你這晃晃,好像有些文你沒有放到36上去,有時可發現些意外驚喜呀XD
    改天有空再來看看你之前的舊文。

    詳細心得發在36雨上了:)
    哈哈襲胸情節雖然篇幅不長但很香豔呀,感受到你的心意了!
    謝謝你百忙之中還抽空為我寫文~~
    很開心,謝謝=3=
    你們明天就開始放假了吧,好好享受新年假期噢!順祝新年快樂^O^/
    以下为tykoya的回复:
    謝謝這邊也來說XD
    我們年二十八就開始放假了,昨天跟小夥伴們一起逛花街的時候還被某些朋友吐槽放假太早233
    六天好短啊,我們7號就要上班啦,每年都是年初八開始上班~你們老闆還能自己做主多放假,好自由233 我們都是提前訂好年曆然後做工作日曆表,大家都要遵守的說~

    好像是有些文沒有放36,我自己都不太清楚了嘻嘻(喂
    新的一年我一定要努力寫文……不想把自己唯一的長處(且算是長處吧囧)給丟掉……
    再怎麼樣也會有我給雅漠寫文的!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he Neurotic Fishbowl

    .: 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Bloginess

    <<  < 2014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我的分类(专题)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In the Bowl

    .: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he Fishkeeper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ext Me

    .: 留言板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Other Fish in the Sea

    .: 链接